中國機床網/中國機床信(xin)息網

時(shi)間:2020-04-28 00:25來源(yuan):《光(guang)明日報(bao)》 作(zuo)者:中國機床網 點(dian)擊:
這個春天,“搶”bo) 傲簟薄(bo) 盎摹背(bei)晌 霉?笠道習逍xin)中最敏感(gan)的(de)字眼。深圳一家民營電池廠的(de)老總(zong)胡太國說,辦廠10多年了(liao),每年最讓(rang)他頭疼的(de)事就是招工難,今(jin)年最“明顯(xian)”的(de)是出(chu)現zhi)liao)si)詰睪脫睪hai)甚至(zhi)到東南(nan)亞一帶(dai)去搶高水平技工的(de)nan)窒螅 災zhi)于現在(zai)“找鉗工比找
        這個春天,“搶”、“留”、“荒”成為用工企業老板心(xin)中最敏感(gan)的(de)字眼。深圳一家民營電池廠的(de)老總(zong)胡太國說,辦廠10多年了(liao),每年最讓(rang)他頭疼的(de)事就是招工難,今(jin)年最“明顯(xian)”的(de)是出(chu)現zhi)liao)si)詰睪脫睪hai)甚至(zhi)到東南(nan)亞一帶(dai)去搶高水平技工的(de)nan)窒螅 災zhi)于現在(zai)“找鉗工比找碩士都難”。

  胡太國的(de)感(gan)受也從一個側面反映(ying)出(chu),“用工荒”實則是“技工荒”,本輪“技工荒”暴露出(chu)目(mu)前並不是勞動力(li)的(de)絕(jue)對(dui)數(shu)量不足,而是勞動力(li)結構不合(he)理的(de)nan)腫礎/p>

  于是,在(zai)這種趨勢下,我們(men)看到這樣的(de)nan)腫mdash;—

  一huan)矯媸歉嘸都脊?聳shu)不斷xian)黽櫻 硪環(huan)矯媸羌脊?笨諞廊ran)嚴重。統計數(shu)據(ju)顯(xian)示,從2004年到2009年,我國技工學校(xiao)畢業生人數(shu)由(you)53.5萬人增加到115.2萬人;各個職業技術院校(xiao)每年培養中、高等職業生近千萬人;接(jie)受各類實用技術培訓dang)娜嗽.5億人次,每年用工的(de)人數(shu)將近兩(liang)億人。然(ran)而2010年,對(dui)全國116個城市用人監(jian)測顯(xian)示,各技術等級技工均“供(gong)不應求”,高級技師和技師崗位空缺與求職人數(shu)的(de)比率分別(bie)為1.89和1.87。

  一huan)矯媸瞧笠導ji)需高技術工人,一huan)矯嬡詞歉嘸寄芐腿瞬cai)匱乏。目(mu)前,在(zai)我國,技能型人才(cai)結構呈現典(dian)型的(de)金字塔(ta)式。數(shu)據(ju)顯(xian)示,我國目(mu)前有(you)技工約7000萬,其中初級工所佔ji)壤li)為60%,中級工比例(li)為35%,高級工比例(li)僅為15%。而在(zai)發達國家,高級技工佔技術工人的(de)比例(li)通(tong)常要超過35%。即便如(ru)此,在(zai)發達國家,高級藍領依然(ran)供(gong)不應求。在(zai)美國,高級藍領的(de)就業前景和收入均超過普(pu)通(tong)白領。

    當(dang)“十萬元年薪(xin)招不到高級技工”成為“技工荒”的(de)代名(ming)詞時(shi),技工,這一曾被冷落的(de)名(ming)詞,重新閃(shan)耀(yao)著新的(de)光(guang)澤(ze)。于是我們(men)不禁(jin)要問,高級技工有(you)這麼“搶手”嗎(ma)?上海(hai)機床廠有(you)限(xian)公(gong)司人力(li)資源(yuan)部部長呂(lv)一huan)勺zuo)了(liao)這樣的(de)比喻︰一輛自行車,普(pu)通(tong)工人照著圖紙組裝(zhuang),騎起來可能非常“緊”,1分鐘軸承(cheng)只轉30圈,但“老師傅”裝(zhuang)起來的(de)車子,騎起來就十分輕松,軸承(cheng)每分鐘能轉100圈,“手藝”就在(zai)這里頭了(liao)。可以說,沒有(you)高級工,上百萬元的(de)高檔(dang)機器無(wu)法正常運轉;沒有(you)高級工,訂單就得眼睜睜地流走;沒有(you)高級工,企業就會被對(dui)手打垮。

  我們(men)知道,在(zai)我國技能人才(cai)的(de)培養主要有(you)兩(liang)種模式,一種為傳統的(de)企業培養,即通(tong)過生產一線崗位磨(mo)煉培養,一般需要10年以上時(shi)間;另一種是學校(xiao)培養模式,即通(tong)過在(zai)職業學校(xiao)的(de)培養,再經(jing)過到企業de)mo)煉,一般需要3到5年。顯(xian)然(ran)後者較為迅速。本輪“技工荒”再次向職業教育的(de)薄(bo)弱(ruo)環(huan)節發出(chu)時(shi)代拷問。

 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(zhi)寒,“技工荒”也是如(ru)此。在(zai)我國,重學歷、輕技能的(de)nan)窒笥you)來已(yi)久(jiu),在(zai)這種觀(guan)念指導下,更多的(de)人希望(wang)自己的(de)孩(hai)子能夠考(kao)上大(da)學,而不是成為技術工人。在(zai)重學歷、輕技能的(de)片面人才(cai)觀(guan)的(de)影(ying)響(xiang)下,高學歷人才(cai)與高技能人才(cai)不同待遇(yu)的(de)使用制(zhi)度依然(ran)存在(zai)。在(zai)轉變經(jing)濟發展方式的(de)大(da)背(bei)景下,很多企業正在(zai)轉型升級,這種“有(you)人無(wu)技”的(de)狀況(kuang)已(yi)經(jing)成為制(zhi)約我國產業升級換(huan)代的(de)瓶頸bo)/p>

  近兩(liang)年,“技工荒”的(de)不斷出(chu)現也促使人們(men)轉變對(dui)技能人才(cai)的(de)觀(guan)念,許多地方和企業也出(chu)台(tai)了(liao)切實有(you)效的(de)措施(shi)營造技能人才(cai)成長的(de)良好環(huan)境。然(ran)而,目(mu)前技能人才(cai)的(de)培養在(zai)地區間、企業間進展很不平衡,多數(shu)企業沒有(you)發揮技能人才(cai)培養的(de)主體作(zuo)用。

  反觀(guan)國外,美國、德國等發達國家的(de)技能人才(cai)培養模式能夠給我們(men)很大(da)的(de)啟示。在(zai)美國,職業教育以yue)芰li)培養為基礎,以崗位群所需職業de)芰li)的(de)培養為核心(xin),進行“寬專多能型”教育。德國職業教育則采(cai)取了(liao)國家立法支持(chi)、校(xiao)企合(he)作(zuo)共建(jian)的(de)“雙元制(zhi)”模式,其中職業技能學校(xiao)主要職能是傳授專業知識(shi),企業或公(gong)共事業dang)?壞刃xiao)外實訓場所,則能夠讓(rang)學生在(zai)企業里接(jie)受職業技能方面的(de)專業培訓。

  那麼,誰來幫我們(men)的(de)企業解人才(cai)之(zhi)渴?現實情況(kuang)下,要讓(rang)我國的(de)“技工荒”不再重來,要在(zai)“軟件”和“硬(ying)件”兩(liang)個方面付出(chu)努力(li)。首先要徹底改變培養方式,加強ke)笠滌胙 xiao)的(de)合(he)作(zuo),以市場為導向,培養企業所需要的(de)人才(cai),使技能人才(cai)做(zuo)到學有(you)所用。同時(shi),完善(shan)pin)嘸寄莧瞬cai)的(de)mu)kao)核和激勵機制(zhi),為技能人才(cai)提供(gong)施(shi)展才(cai)華的(de)mu)佔洹N頤men)不僅要營造出(chu)能工巧匠與科(ke)技精英一樣光(guang)榮、同等重要的(de)社會環(huan)境,營造技術工與城鎮職工一樣培養的(de)良好環(huan)境,更要擴大(da)技能人才(cai)培養範圍,建(jian)立技能人才(cai)輩(bei)出(chu)的(de)政策和制(zhi)度ran)huan)境,逐步形成培養快、待遇(yu)高的(de)培養機制(zhi)和激勵機制(zhi)。只有(you)這樣,技能人才(cai)成長的(de)春天才(cai)能真(zhen)正來臨。

(責任(ren)編輯︰中國機床網)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發表評(ping)論(lun)
請(qing)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(de)政策法規,嚴禁(jin)發布色情、暴力(li)、反動的(de)言論(lun)。
評(ping)價(jia):
表情:
用戶名(ming): 驗證碼:點(dian)擊我更換(huan)圖片
DNF連發程序DNF外掛(gua)DNF連發程序DNF雙開xp
| 下一页